您的位置:首页 >走进资源>民俗文化>详细内容

苦笋

来源:本站 作者:杨小龙 发布时间:2017-04-06 15:25:36 浏览次数: 【字体:

桂北猫儿山一带的人们春天时常吃的一种美味-鲜竹笋。说是美味,却是苦的,季节性很强,出了正月到清明节前这一段。此时,万事复苏,猫儿山一带的山中苦笋便顶着寒意冒出了头。有心人用镐式锄挖出,自家便先尝了鲜,吃不完的,拿到集市上,便成了抢手货。苦笋也就走进了千家万户,成了大众特色美味。

苦笋的吃法很多,当地最常做的是腊肉炒苦笋,年前烘好的是上等的五花肉,切成了薄片。上等的腊肉,呈晶莹剔透的,三分廋,七分肥,油似滴来滴。苦笋的处理确是有讲究的,就是切前不见水,那些“好吃鬼”一般是不买去壳的笋用的,未剥壳的笋买回家,用刀切去苦笋戴泥沙的根部,再细细的把笋壳剥去,剥好的笋肉不在水洗。据说唯有如此才会少去“水寡”的味道,多出许多鲜味来。切笋是很有讲究的,就是切时不见刀,用手轻轻将笋肉拍一拍,一根笋再掰成三段就成了。待腊肉煸出油,葱、姜、蒜连同苦笋一起炒,小米椒是不可少的。做法却实在简单,吃的却是苦笋的原味。

小时候却是很讨厌吃苦笋的,只觉得苦,又或许那个年代也没有几个家庭能用腊肉去中和苦笋的苦,大人们却是爱不释手的,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困难时期,一些家庭靠吃苦笋度过了春荒,大人们对苦笋便带上了特有的感情。

虽然孩提时讨厌吃苦笋,对苦笋也有喜欢的时候,几个小伙伴在山中挖来苦笋,野外烧上一堆火,将苦笋在火上煨,吃起来却不觉得那么苦了,那确是记忆中难得的烧烤回记,不过总没有生产队在晒谷坪上分烂牛肉的情景来得印象那么深刻罢了。

又到吃苦笋的季节,苦笋伴着腊肉炒上满满一大盘,再倒上一杯家乡土酒,立马觉得生活无限美好。夹上嘴里的苦笋慢慢延长着记忆的味道,思绪却可以飞回到童年,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伙伴们……苦笋又成为了打开回忆的钥匙。

生活总归苦尽甘来,忘不了的苦笋。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正文】